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济南露营地市场“卷”起来了:国内头部品牌来了,景区纷纷入局

2022-11-19 04:42:31 932

摘要:这个周末,露营依然火爆。但骨感的现实是——与露营美照一样多的,是对露营的吐槽。网友“Crazy—go”在“露营一定要说的大实话”中提到:“图很美但心好累。我能说,我布置了几小时吗?每次为了拍照来来回回搬n趟吗?还有,我看有的人,搭帐篷天幕都...

这个周末,露营依然火爆。但骨感的现实是——与露营美照一样多的,是对露营的吐槽。

网友“Crazy—go”在“露营一定要说的大实话”中提到:“图很美但心好累。我能说,我布置了几小时吗?每次为了拍照来来回回搬n趟吗?还有,我看有的人,搭帐篷天幕都要一两个小时,受罪啊!”

前两日,济南一名野营爱好者登上微博热搜,原因是他在野外为妻子打造了一个“豪华卫生间”。事件虽小,却足见大家对“野外方便”的烦恼。在小红书172万+篇笔记中,也有2万+篇与“露营厕所”相关。

此外,露营还面临着垃圾遍地、违禁烧烤等种种乱象。鉴于此,打造专业露营地的呼声愈来愈高。

数据显示,目前,山东露营地数量位居全国第一。济南露营地情况如何?近日,新黄河记者进行了调查。

飞盘、市集、网红草坪,露营地不只在景区

4月16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在济南黄河北网红草地的山野来信露营地,穆阳与闺蜜在天幕下悠然地喝着法式下午茶,享受春日浪漫。

“现在露营很火,但考虑到要买装备、找场地,还要自己动手搭帐篷、收拾垃圾,看攻略的时候就被劝退了。还是来这里拎包入住更方便些,而且这里的装备高端,晒到朋友圈里也更有面子。”在穆阳看来,作为一个“非资深露营”爱好者,她只是想找一种可以亲近大自然的慢生活方式,而非“自虐”,“生活已经很苦了”。

与穆阳想法一样的人不在少数。自清明假期试营业以来,山野来信创始人刘丽的手机铃声就没断过,往往放下一通电话,另一通紧接着打进来,甚至有时候要两部手机同时接听,“一天200个电话、600条信息轰炸,仅试营业的一周,微信就添加了3000多人”。

山野来信建于2021年,算是济南最早一批露营营地,主打高端精致露营。在这里,帐篷是搭好的,水电、装备、卫生间是齐全的,同时还提供三餐、下午茶、咖啡、露天电影、现场音乐会、剧本杀等休闲娱乐活动,“我们的所有装备均是国际一线品牌,而且帐篷风格多样,复古型、现代风、狂野范儿,应有尽有,这在国内也很少见。此外,咱这儿超一流的草坪也是其他地方没有办法比的,特别柔软舒服”

从入住方式看,在山野来信,可以选择夜宿和不夜宿两种方式,人均消费在300元到500元不等。

眼下,山野来信营地共有固定帐篷20顶,全天可接待量在100人左右。“自清明假期试营业以来,基本每天满员,除特殊天气外,就算工作日也是满员。还有很多企业团建、高端汽车品牌发布及户外婚礼找来,若想订到好的位置,必须得提前一周预订。”刘丽介绍,目前营区内并不支持游客自行搭建帐篷。

与山野来信与网红打卡地合作不同,位于槐荫区席家庄双龙湾的济南牧野露营地是在一片荒地上建起来的,水电、场地搭建,草皮种植……共投资近50万元。

牧野的价格相对亲民,营地允许游客自己带装备,不过夜50元/人,过夜80元/人。若选择用营区的装备,可选择两大两小带餐饮套餐,不过夜498元,过夜798元。此外,景区还配有烧烤、现场音乐会、垂钓、萌宠喂养、篝火等娱乐项目。“清明假期,我们策划了飞盘踏青露营趴,五一假期准备上新‘城市青年自救计划——牧野露营市集’,届时将招募城市手造人、咖啡师、饮品师等来与大家一起狂欢。”牧野营地创始人鲁女士介绍,目前受疫情影响,营地只接受提前预订,且限流20组,“这周末都已经订满了”。

值得一提的是,刘丽和鲁女士都是“90后”,整个创业团队也都以80后、90后为主。

头部露营地品牌看好济南,“露营不是拍照、烤串”

除本地创业者外,在济南的露营地中,还有“外来的和尚”——嗨king野奢营地(以下简称“嗨king”)。

嗨King始建于西安,2020年5月,受疫情影响,从事高端旅游多年的崔连波在西安经营起第一家嗨King。今年3月,嗨King获得百万天使轮融资,估值数千万,资方为国内知名轻奢帐篷厂商。

据公开数据不完全统计,自2021年至今,仅有3家获得资本青睐的露营地品牌,嗨king是其中之一。目前,嗨king在全国共建有16家露营基地,其中济南跑马岭休闲度假区嗨king(济南)野奢营地是山东唯一一家。

“4月17日,我们刚刚恢复营业,野奢营地还在准备中。”跑马岭营销部副部长朱美莲介绍,去年,跑马岭业态升级,便与嗨king合作打造了野奢营地,共有帐篷30顶,主打高端精致露营,帐篷内有气垫床可过夜,外边有天幕、桌椅、懒人沙发等,同时还建有户外美学区、成人休闲区、儿童娱乐区、户外活动区、手工体验区等,“去年售价480元起,从6月到国庆假期共接待游客6000人次”。

崔连波介绍,嗨king的定位是家庭露营,已拥有超过6款爆款产品和18+营地活动产品,并形成了可复制的商业模式,是一个可加盟的连锁品牌。“嗨king的竞争对手不是酒店、民宿或景区,而是万达,露营地并非周边帐篷住宿,而是一种城市近郊出行的慢生活方式,我们希望让用户在陪伴中获得快乐,而非只是简单地拍照、烧烤,也希望未来用户在选择一家人出游时,不是去万达购物、吃饭,而是来嗨King吃喝玩乐”。

“去年,露营的流量几乎都在一线城市,但今年不同。”崔连波十分看好济南市场。他表示,去年嗨King在山东开拓市场时,很多景区对露营的认知度并不高,但今年已经有青岛、烟台、威海等多个城市的合作方前来主动洽谈或寻求加盟合作。而且,从今年清明假期的市场情况看,露营热潮已经席卷到西安、南宁、杭州等省会城市,嗨king营业额增长近300%。露营者也开始从“尝鲜体验”向“露营文化”挖掘转变,正有越来越多的人主动采购装备、研究玩法。

今年,嗨king计划在全国做到50家营地,山东大约会再建2—3家。

“我有地”“我有滑翔伞”,济南多家景区、营地呼唤合伙人

除跑马岭外,近年来,九如山、七星台、金象山等济南景区也纷纷将露营视为丰富业态的一部分,先后解锁了“露营+音乐会+民宿”“露营+观星+研学”等花样玩法。不过,眼下受疫情影响,景区露营地多未开放。

此外,在济南南山、长清、莱芜、章丘等地,也都有各具特色和玩法的露营地正在打造建设中。

与此同时,还有很多景区、营地看到露营热潮后,希望找到合伙人共同“掘金”。

玉符河上游的石崮寨景区是其中之一。“我们有现成的场地,放着也是浪费。”济南石崮寨景区营销副总王文友说,眼下景区内共有六七块草皮,最大的3000平方米,最小的600平方米,都很适合露营,他们很希望能够与专业的露营地运营团队合作,共同打造露营营地和野餐营地等。

王文友说,并不指望露营地能多赚钱,只是将其视为一种引流手段,让更多市民游客可以走进景区,深度感受山水,“一方面,我们会给运营商很好的政策,另一方面也希望运营商可以打造更加亲民的露营场地,为市民游客提供更多便利”。

天马山户外运动营地也在招募合伙人。营地运营经理宋明星介绍,天马山是一家滑翔伞基地,占地14亩,因为可以看星空,有草地、水电和WIFI,此前有很多资深露营爱好者主动找来,自带帐篷和装备在这里露营,“一位收费50元,近一半会过夜,资深露营爱好者大多不喜欢很人为的东西,他们更喜欢自然”。

但眼下不同,年轻人更喜欢潮一点儿的露营地。宋明星说,早在营地建设时,他们就已经做好了相关规划,计划打造房车营地、高端露营区和普通露营区等多种规格的露营地,只是后来受疫情影响,资金跟不上了。如今看到露营的火爆,宋明星希望可以找到愿意全资金投入的运营合作伙伴,共同打造一个户外运动集合营地,“现在很多人看好这一行,但单纯做露营肯定不行,需要结合节庆、户外运动等。露营,只是引流的一种方式”。

当露营成为”综合考题“,就不再享有”绝对自由“

露营地的建设仿佛一片蓝海,资本纷纷涌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0月15日,中国共有超3万家露营地企业,2020和2021年分别新增超8000家和超15000家露营地企业。其中,山东的露营地企业最多,为3575家。

那么,露营会像野餐、海钓一样,只是一阵风吗?

在崔连波看来,如果只是将露营看做一种“打卡”的方式,那么,露营地的生命周期应该会很短,复购率也会很低,“要有公共的空间,公共的活动,让大家来玩、来社交,将其变成一种生活方式”。

对露营文化有所了解的玩家认为,精致露营背后有着非常清晰的产业逻辑,“在欧美和日韩,现代露营已经起起落落好几轮,最终会沉淀成与看电影、逛商场一样的日常休闲活动。”

山东财经大学旅游系教授路琪则认为,尽管露营文化由来已久并会一直存在下去,但成为大众化旅游却稍显困难,“毕竟大家出游还是以享受为主”。“但不能否认,它已经成为很多年轻人的一种表达和生活方式。”在她看来,待疫情散去,这种休闲方式或许会有缩小化迹象,留下一些“死忠粉”。

更让业界担忧的是政策风险——目前,除湖州发布《湖州市露营营地景区化建设和服务指南(试行)》《湖州市露营营地景区化安全防范要求(试行)》等相关文件外,其他地市或国家层面还未针对露营行业颁布专门的政策和管理办法,整个行业缺乏一定的准入标准、规则和相应监管。

在新媒体平台,也有很多网友吐槽露营地服务:“任何东西都要收费”“一个浑然天成的车辆噪音夜店”“营地草坪不如公园绿道,就是个大荒山,虫子还特别多”……

露营地品牌大热荒野品牌创始人朱显和高端帐篷厂商自由之魂创始人王吉刚等也都在公开场合表达过对准入标准和规则的迫切需求。朱显提到,去年北京一家营地有条蛇钻进了帐篷,“如果这是一条毒蛇,又刚好咬坏一个孩子,那么整个露营行业将迎来灭顶之灾”。

当露营成为一种经济,就不再只是一处美景、一顶帐篷、一次打卡,而是一道集体育户外、休闲娱乐、住宿体验等于一体的综合考题。而想要露营细水长流地发展,也必须得让“自由”的露营不那么“自由”才行。

新黄河客户端记者:石晓丹 编辑:郑楚翘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